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隱藏在鄉間的風景

發布日期:2020-06-17 15:45
0

散落在黃土高原山峁溝岔的每一個村莊都是有靈魂的。

每一個村莊都是有生命的,也是有故事的,飄起的炊煙是有游子掛念的。但村莊卻不是遺世獨立的桃花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也不像詩歌一般美妙,老?頭書寫的從來都是苦澀與抗爭!有生命的繁衍就有智慧的創造,鄉民在和自然對話的過程中過光景、建家園,一棵樹,一孔窯,一眼泉,一座廟,都可能是村莊靈魂棲居的地方。場所不大,但可以安放鄉民的精神世界;建筑雖舊,依然會有恒久的溫度。走近村莊,讓我們去尋找隱藏的風景,去尋找不滅的靈魂!

靈寶山

靈寶山

古道大橋——

橋上村的民間檔案

從綏德義合鎮沿307國道走不過4公里就到了橋上,名字叫橋上的村莊并不多見。村中有一座1943年修的橋,獨孔的石拱大橋南北向橫跨小河,寬約5米,長約15米。與一般石拱橋不同的是,此橋拱頂西邊安有石雕龍頭,東邊露出龍尾,仿佛是那蟠龍騰空而起,托起了橋身,那石龍鱗片上開滿金黃的石花,甚是威武。橋面兩側裝有石柱與欄板,柱頭上雕有鼓、獅、瓜、桃等,雖然有所破損,但仍不失古樸典雅。

橋上村的橋清代即有,其建筑樣式已不可考。在今橋旁的關帝、娘娘廟中一塊立于康熙三十四年(1695)的石碑上就有建橋的記載,“綏德州義合鎮東十里小官道路途窄狹,援建石橋誠盛舉也”。因為在古道上,所以早在三百多年前就開始建石橋,這是綏德目前發現最早的石橋記載。橋后不遠那個叫小官道的村莊名字,也打上了歷史的烙印。

在大橋旁,我看到時間標為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五月所立的重修大橋石碑。碑為圓頭,額題“流芳”兩個大字,浮雕雙龍。碑身四邊裝飾浮雕邊欄,上為老子騎牛圖,左右豎雕八洞神仙,雕刻精細,惟妙惟肖。其碑序講了建橋原因以及耗資情況:“自古鑿山開道便行旅之往來,過溝蓋橋濟客商之行走,義合東溝橋上村舊有大橋一座不知創修于甚么年間,迄至民國二十四年傾圮崩塌,自茲以后行旅客商下溝上山,恒有不便行走之嘆,今年春季有郝永和霍正□等慨然以修橋為己任,各捨己資兼募四鄉,又賣廟產兩萬二千元,共獲國幣六萬有余,于是鳩工備石擇日興工,越數月而工程告竣,非敢云自己之功,實眾人之力也,因勒諸貞珉以志不忘云爾,是為序。”

碑序之后是捐款名單,可以看到當時有5個單位為修橋捐了款,分別是:綏德縣政府、邊區財政廳、民義工廠、人民合作社、獨一旅兵站;捐款的村莊有22個:墕頭、要則溝、俄眉咀、韓家山、虎墕、后師家溝、前高家溝、白家山、張家莊、李家溝、后高家山、西河義、田家塬、黃合峁、魚家灣、梁家坬、前師家溝、橋上、小官道、霍家灣、白家岔、新家山;捐款的商號有10個:同興合、同盛永、復盛德、同盛堂、復升泰、同和祥、信積堂、自盛公、同興昌、同豐恒;另外還有霍、田、郝、孫、任、郭、李、劉、王、高、白、靳、康、武、馬、黨、宋等17個姓氏近百人捐款。在施洋一百二十元的人員名單中還發現一個特別的名字——張天恩。

張天恩(1910~1969) ,吳堡張家墕村人。他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趕牲靈走三邊、下柳林,為邊區馱鹽、送炭,編唱了許多民歌,尤其是那首《趕牲靈》唱響全國。

走頭頭的那個騾子呦,

三盞盞的那個燈……

想來,來來回回趕牲靈的張天恩不管走古道還是走當時新修的綏宋公路,都要路過橋上村,騾馬在石橋邊歇息時,張天恩或許會吼上幾嗓子,因為這座橋也有他的貢獻。

橋上村的橋有意思,而建橋所立的石碑,保存了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很多信息,是一份珍貴的民間檔案。

石碓山斗拱

石碓山斗拱

華美斗拱——

石堆山的傳統木建

石碓山是黃河岸邊一個居于高山之巔的小村莊。傳說倒騎毛驢的張果老想在黃河上架一座橋,他將一些石頭裝在褡褳中馱在驢子身上,到了石碓山附近時,想找個當地人接口氣,就問過路的一個人說,你看褡褳中的石頭夠不夠在黃河上蓋一座橋?那人看了看笑道,用褡褳中那么點石頭蓋橋,怎么可能?因為沒接上這口氣,張果老蓋橋計劃失敗了,于是他將石頭倒在山上,也就有了石碓山的名字;他將褡褳向黃河岸邊扔去,褡褳在距石碓山三公里開外的地方落下,就是現在吳堡縣的褡褳鋪村。

傳說中的石碓現在已經看不到了,但村里的關帝廟在陜西和山西兩地都有些名氣。廟宇位于村西的一個平臺上,沒有圍墻,舊有建筑在“文革”中遭到嚴重破壞,現存的廟宇是改革開放后不斷恢復的。

關帝廟坐東面西與戲樓相對,東側有觀音、三官廟,西側是普庵寺佛廟,布局中規中矩。如果不是正殿前婀娜多姿的卷棚建筑,石碓山的關帝廟也就泯然眾人矣。

卷棚由外圍12根石質檐柱和4根木質內柱撐起,抬梁式,沒有墻體隔斷,形成一個四面相通的大廳,屋頂為卷棚歇山頂,飛檐翹角,繁縟大氣。卷棚寬約10米,面闊三間,門柱中的雀替或是騰空飛龍或為蔓連花草。在彩繪的闌額與平板枋抬升鋪墊之后,九踩斗拱層遞而上,宛若花朵緩緩盛開,姿態端莊盤根錯節,色彩艷麗枝繁葉茂。仿佛圣潔高雅的蓮花,遠離苦海;又似怡然空谷的幽蘭,不染塵埃。此刻空山寂寥,花朵綻放于陽光中;此刻東風徐來,花朵又搖曳在白云上。那五彩的花朵雖不會驚艷歲月,卻足以溫暖時光。像是多聲部合唱,既有撲面而來的壯闊磅礴又有一唱三嘆的余音裊裊;像工筆重彩畫,行云流水疏密得當,嚴謹細膩淡雅相宜。斗拱中鳳頭、象鼻、龍首、仙人在光影的變化中更顯神秘,仿佛來自遙遠的天國。

在貧瘠的黃河岸邊,在戴著土帽的石山上,看到這樣華美的木建還是讓人感慨?,F在很多仿古建筑材料已變為冰冷的水泥,與木頭相比沒有生命的溫度,也少了傳統木建的勾心斗角,自然不會出現陜北俗語中的“安卯合縫”了。卷棚內無吊頂,斗拱背后柱、柁、桁、椽、瓜柱、望板等構件參差交錯,榫卯相扣,變化多端,紛繁復雜。走馬觀花一定莫名其妙,仔細打量未必頓開茅塞。卷棚于1991年補修,這樣風情獨絕的建筑,讓人近距離感觸到傳統木建的匠心之美。

在不知邊際的大自然面前,我們渺小而無知,生命脆弱的與蟬蟲無異,在繁衍生息中希望有神靈能夠溝通天地,庇佑生命。神靈是每個受苦人的精神依靠,不會和誰家有沾親帶故的關系,永遠沒有捷徑可走。

廟宇上邊的硬化水泥路邊,七八位老人正在曬太陽,孩子們都去吳堡或綏德縣城上學工作了,當這些老人離去之后,誰來守護村莊守護關帝廟的斗拱呢?

水鏡寺石馬

水鏡寺石馬

宋代石馬——

水鏡寺的難解謎團

是日我在白家鹼村與水鏡寺不期而遇。

本來是有事去白家鹼小學,因為中途有閑出去溜達一下,轉了個彎就看見了 水鏡寺,竟然與學校只有一墻之隔。

寺院是三合院格局,起脊大門上書“水鏡寺”三個大字,因為門樓上貼了瓷磚,有些不倫不類。東晉著名文學家習鑿齒說過的一段話,我覺得可能是水鏡寺名稱來源的最好解釋。“水至平而邪者取法,鏡至明而丑者無怒,水鏡之所以能窮物而無怨者,以其無私也。”這段話的意思是說,水最平正,因此即使邪惡的人對水也不得不服氣;鏡子最明亮,因此丑陋的人對鏡也毫無怨言。水和鏡子能顯示出人的本來面目,卻又不讓人怨恨,根本原因是它們毫無私心。廟堂之上的神靈與水、鏡子也是一樣的,他們在公平地關注著蕓蕓眾生,因此才受到鄉民的崇奉。

進寺之后就看見西南面的一匹石馬。

那馬高約1.5米,長約1.6米,低首靜立,看上去溫順乖巧。鬃毛低垂披于脖側,馬鞍、馬鐙、籠頭、韁繩線條清晰,只是前后兩蹄均未鏤空分開,僅刻出輪廓。水鏡寺正殿供的是關圣帝君,這馬可是隨關老爺四處征戰,立下了赫赫戰功的坐騎赤兔馬?然而從馬身上又看不出日行千里夜走八百風馳電掣的力量與速度,難道那絕食而死的義馬已羽化成仙,不再狂野?馬靜默不語,眼睛看我似乎有話要說,可愚魯浮淺的我又怎能聽懂?或許這馬就是從三國亂世中奔來,于此歇腳,等著與關老爺子再上疆場??上Ю浔鲿r代散場了,一等千年,再等又是千年!

據說馬是維修水鏡寺時從大門下方挖出的。查閱資料發現,馬的雕刻技法具有明顯宋代風格,這樣的雕刻在綏德實屬罕見。

雖然漢后主劉禪曾追謚關公為“壯繆侯”,但真正的關公崇拜高潮卻是從宋代才開始的。宋徽宗封關公為“忠惠公”、“武安王”,之后歷代皇帝不斷加封,便有了“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贊宣德關圣大帝”的終極稱號。為鞏固政權,統治者大力宣揚關羽的“忠義”精神,關羽地位越來越高,祭祀的廟宇幾乎遍布每一個村落。

水鏡寺的歷史有多長,與宋朝有關嗎?我試圖在廟宇的碑記中尋找答案。

光緒二年的重修碑和民國六年的《重修關帝廟記》中都沒有讀到寺院的創建時間,1991年的《維修水鏡寺序》中發現如下記載:“水鏡寺原是一座威武堂皇有門有窗的關帝廟……為了保護自明朝萬歷年流傳至今的這一文物古跡……”,1992年所立的建修戲樓碑序言中記載:“水鏡寺原有一座乾隆五十九年所建木石結構之戲樓……一九八三年決定將戲樓拆舊建新”。

從記載中可知廟宇的歷史最遠可以追溯到明萬歷年間,但主祀關帝的廟宇為什么叫作水鏡寺?這宋代的石馬身究竟是從哪里來,是否與宋代曾在此地設過的窟兒堡有關呢?

世事一如鏡花水月,有些事情永遠不會有答案了,窟兒堡已經了無蹤影,只有匹謎一樣存在的馬在向我們講述古老的寓言。  

千年古樹——

龍鳳山的鎮廟精靈

龍鳳山位于綏德縣北無定河西岸的趙家砭,距縣城約25公里,山勢巍峨,蒼茫厚重。山之南北有兩條小河自西向東逶迤而來流進無定河,兩條小河之間形成一道嶺,那峻嶺就若一條游龍,將頭探至無定河畔,龍頭又似神鳳展翅,引吭欲飛。山頭有廟宇建筑群,2011年被公布為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龍鳳山過去曾有過寨子,叫作五十里寨,寨子何時所修,史籍無載,寨墻在廟宇擴建中拆毀,今已看不到什么痕跡。每年三月三龍鳳山有盛大的廟會,十里八鄉的人都來上香布施,甚至內蒙古、山西、甘泉等地的人也會來??词貜R宇的人說那外地來的人都是移民的后人,盡管祖上很早就離開了這個地方,但后人還是沒有忘記龍鳳山是根,敬神也是緬懷先祖,不忘恩德。

廟宇正殿有古側柏一株,綏德縣人民政府2012年掛牌以特級樹種進行保護,當時樹齡為2204年,也就是說在漢惠帝三年(公元前192年)此樹已經破土而生了。這一年匈奴冒頓單于致書調戲羞辱呂太后,因為呂后畏懼匈奴,于是獻車馬,嫁宗室之女和親,避免了邊地的戰爭。歷史記下了王侯將相的名字,只是誰也不知道有一棵樹在無定河畔開始了它頑強的生命歷程。多年后多少堅固的城堡都已灰飛煙滅,強大的匈奴也消失在歷史的視野中,只有這棵柔弱的樹依舊在山頭聳立。

存活2000多年的樹木在綏德確為稀有,彌足珍貴。據記載柏樹原有兩株,明萬歷年間廟會時,焚香燒紙失火,西邊的古柏不幸被燒毀?,F存這棵古柏高約12米,主干直徑1.8米。古樹在“文革”期間也差點被毀,是會長們在樹身周圍釘了幾十顆七八寸長的鐵釘,才得以保住古樹的性命?,F在柏樹枝干挺拔,雖樹皮粗糙皸裂,卻也枝繁葉茂,郁郁蔥蔥,籠罩大半個院落。吸天地靈氣,沐日月光華,古樹在香火繚繞之中似乎也有了幾分內斂沉穩的仙氣,成為鎮廟的精靈。沒有人知道,樹上曾有多少鳥兒歇過,樹下又有多少人來過,來去匆匆的人們終究像煙塵一樣散去。只有這棵看似渺小的樹一直在守望著土地與河流,他一定見證了無定河邊車轔轔馬嘯嘯的戰爭場面,也一定還記得和平年月商旅悠遠的駝鈴聲,那年輪里該有2000多年原始的氣象信息。

龍鳳山戲樓有一聯,讀來頗有意思,抄錄與大家分享:千篇佳作寫不完人間悲歡離合, 一臺好戲唱不盡千古喜怒哀樂。

石碓山卷棚

石碓山卷棚

百年旗桿——

靈寶山的石雕藝術

靈寶山位于滿堂川鎮的高家坬村。那山雄偉高峻,氣勢不凡,山巔建有玄天上帝行宮。行宮創建于萬歷十七年(1589),現保存天啟七年(1627)及康熙十四(1675)年的重修石碑。站立山巔但見天高地遠,群山環繞,層遞倚疊,如幻如畫,讓人不禁感慨自然造化的神奇,神仙擇地的智慧。

廟宇山門為月亮門,門左側有前肢直立、后肢蹲坐、嘴部殘缺的石獅一只。石獅昂首眺望遠方,身上煥發出一種剛健勇猛的氣勢,似乎在張口怒吼。右側角落爬有一只更為殘破的石獅,但與前者風格迥異,歡喜的仿佛要跌倒一般。

進門就看見兩對高聳并立于正殿前的石旗桿。

兩對旗桿建造風格較為接近,時間相差僅十余年,居中的一對旗桿建于同治九年(1870),外側的一對建于光緒七年(1881),距今都已過百年。旗桿高約十米,均為四節兩斗榫卯連接結構。露出地面的第一節石柱上扣四角攢尖頂式石蓋,蓋頂接第二節石柱,此柱正面刻有對聯及其他文字。同治年的旗桿上刻有時間:大清同治九年三月初三。對聯為:萬道霞光沖紫府,千條瑞氣貫黃庭。右柱后面還刻有文字:“弟兄四人石內生,匠人手中能做成。未過半年長成人,一步登天四將軍……”后面的還有部分文字辨認不清,按內容好像是在記敘雕刻四尊石像的事。光緒年的旗桿對聯為:英英正氣扶西域,烈烈威風壯北邊。右聯旁刻有馬姓白姓兩位石匠的名字,字跡不清,左聯刻有石匠蒲尚瑞的名字。此節石柱最上邊都雕有鋪首銜環,之上裝方斗。同治旗桿斗上雕刻有靈獸瑞草等吉祥圖案,時光流轉,斗上盛開了米黃色的石花。光緒年旗桿右斗刻字“光緒七年”,左斗刻字“三月初三”。斗上是第三節石柱,四根柱子上雕的都是蟠龍,頭接下斗尾連上斗,昂首相對,鱗爪栩栩如生,充滿力量,仿佛在對話,在等待一飛沖天,回到云籠霧漫的廣闊天宮。此柱之上又是一個方斗,刻有雙魚太極圖。斗上為最高一節石柱,頂部雕為筆鋒。

兩對旗桿采用圓雕、浮雕、陰刻、陽刻等手法,玲瓏別致,巧奪天工。是難得保存下來的清代石雕精品,反映了鄉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是綏德石雕藝術的代表作品之一。

山因廟宇而嵯峨神秘,廟因旗桿而莊嚴雄威。旗桿雕之不易,立之更難;人何嘗也不是生之不易,活著更難。旗桿櫛風沐雨,寂寞山頭;而人來來往往,躬耕田間。旗桿是民眾獻給神靈的杰作,那柱頂的筆鋒直指蒼穹,分明在書寫著五谷豐登六畜興旺的期許與祝福。

薛喜剛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M5彩票备用网址 湖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权重股票有哪些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200期 10bet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赛车北京pk10稳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机选 福建11选5彩宝网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百度 同花顺炒股如何开户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