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黃河岸邊梅生香

發布日期:2019-12-31 17:17
84

從小路、路姨、路大夫到老路、路奶奶……路生梅扎根黃河岸邊的山城佳縣,演繹了半個世紀的陜北情緣——

5

在寒風陣陣、瑞雪飄飄的季節,路生梅的一場場先進事跡報告像春風吹拂大地,在塞上古城榆林干部群眾中掀起一股股暖流,給全市正在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增添了新的光彩。

從一會兒京腔到一會兒“醋溜”陜北方言,從小路、路姨、路大夫到老路、路奶奶,從登上中國好人榜到入選“中國好醫生”月度人物……一個個親切的稱謂,一項項珍貴的榮譽,見證了路生梅從主動到不舍的陜北情緣,也描繪出她的精彩人生。

 “猶有花枝俏”

1944年1月,北京后海西沿的一座四合院里誕生了一個女孩,她的第一聲啼哭喚醒了屋檐下那株含苞待放的梅花,多情的爺爺給女孩取名“盛梅”。因筆劃多又難寫,女孩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生梅” 。

小時候的路生梅覺得穿白大褂“神氣得很”。1963年高中畢業,路生梅毫不猶豫地報考了首都醫科大學的前身——北京第二醫學院。按慣例,市屬大學畢業生一般分配在北京本地工作。她也曾無數次憧憬著身穿從小就艷羨的白大褂,在實習過的北京積水潭醫院或兒童醫院的診室里為病人“望觸叩聽”。

11

大學畢業時,“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號召,鼓舞著路生梅向學校遞上“到最艱苦最需要的地方去”的申請。1968年12月5日,路生梅告別故鄉北京,坐火車再轉大卡車,步行穿過狹窄的石頭路、坑洼洼的土路,3天后才抵達佳縣。

當時佳縣城只有三條街,人們住的都是石窯洞。路生梅被安排到一孔泥皮有些脫落的破舊窯洞里。她沒有住過窯洞,冬天里生火成了一件難事。后來干脆不再生火,每晚蜷縮在冰冷的土炕上。生活用水是毛驢從山下馱上來的渾濁的黃河水,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一瓢。為省著用水,路生梅不得不改變洗漱習慣,用早上洗過臉的水晚上再洗腳。

飲食也是問題。陜北人習慣用羊油炒菜做飯,路生梅吃一頓飯要吐幾次。她怕別人說自己是城里來的姑娘嬌生慣養,就強忍著,一個月下來身體消瘦了十幾斤。

一個大雪紛飛的早晨,路生梅到離城十幾里的崔家畔村出診。當時她穿著從北京帶來的塑料底棉鞋,在雪地里走幾步就摔一跤,每次都是哭著爬起來再往前走。臨近村子有段下坡路,她索性半躺著滑下去,把自己變成一個泥人。這家人的孩子患有麻疹肺炎合并心衰,經過叩診、人工呼吸、糾正心衰,病情終于平穩了。臨走時,女主人送給路生梅一雙合腳的千層底棉布鞋。原來,細心的女主人早就悄悄量好路生梅的腳底尺寸,專門為她做了一雙鞋。路生梅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最初幾年里,醫院每天早上安排勞動,天不亮就起床去修梯田、修公路,下午收工后接著值夜班。每次下鄉出診,總會被傳染上虱子,奇癢難忍。“面對眼前的困難,我不知道哭過多少次,但我從未退縮過。因為這條路是自己選的,也是自己對學校的承諾,打退堂鼓不是我的作風。”路生梅說。

 “聊贈一枝春”

路生梅曾親眼見過剛生下孩子的產婦披頭散發地坐在一個裝土的袋子上,被人揪著頭發以防失血性休克;見過接生婆拿著黑乎乎的剪刀要給孩子剪臍帶。由于醫療條件差,破傷風比較常見,危害很大。

目睹佳縣老鄉的痛楚后,路生梅向醫院黨支部表示:這里就是最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要改變這里落后的醫療條件,改變老鄉們落后的生育觀念。

路生梅愛學習人所共知。她經常托人從外地購買資料向書本學習,也向老醫生學習。忙碌的工作讓她忘記了離鄉的愁苦,漸漸地適應了陜北的生活,和老鄉們一起蹲在食堂門口吃飯,白天修梯田、修公路,晚上點著油燈刻苦學習。

8

上世紀80年代初,路生梅先后被選派到北京協和醫院和陜西省主治醫師學習班進修。由于成績突出,北京協和醫院、西安兒童醫院都想要她,老同學也勸她到香港大醫院工作。雖然北京是她心心念念的家鄉,去西安、香港等大城市工作會有更好的發展,但“我舍不得讓我一次次感動的佳縣干部群眾。當我生孩子大出血、嚴重貧血的時候,同事們紛紛主動為我獻血。在我的丈夫骨折、孩子小、工作忙的日子里,又是佳縣老鄉幫我擔水、做飯、哄孩子。當時他們也很窮,但仍然不惜一切幫助我度過難關。”路生梅說。

回到佳縣,路生梅便將先進管理經驗運用到工作中。在她主持下,佳縣人民醫院有了獨立的兒科科室,并與婦產科相鄰辦公,共用一個護士辦公室,新生兒出生的同時兒科醫生便進入產房同期開展工作。在兒科開始實施大查房制度、疑難病例討論制度、死亡病例討論制度、各科室會診制度。她不僅要求醫生熟記病人情況,寫規范的“大病歷”,還堅持一天早、中、晚三次查房,對年輕大夫的診斷結果和治療方案進行總結、點評。

因為夫妻倆都是醫務工作者,夜晚出急診時,路生梅只能將孩子們留在家中,孩子們也從最初的哭鬧、恐懼到最后習以為常。一次下暴雨,孩子放學回家后進不了大門,就躲在院子外邊的石桌底下。當她回到家看著被雨水淋透、冷得瑟瑟發抖的女兒,母女倆緊緊地抱在一起大哭起來。

1971年,路生梅的父親因病去世。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不能回北京,她就在黃河邊上痛哭一場,面向東方給父親燒了幾張紙。

路生梅常常喜歡朗誦小詩《依戀》,表達她對親人、對家鄉的思念之情:

爸爸,我好想早點回來看看您,

可女兒抽不開時間;

媽媽,我真的好想陪伴在您的身邊,

可女兒真的騰不出空兒;

于是,留下這終生的遺憾,

永遠,永遠……

我可以把自己分成九十九段,

但沒有一段能回到親人們的身邊……

在老同事、老鄰居成醫蓮的印象里,路大夫“走路咯噔噔的,可快了”。無論是否值班,都會隨叫隨到。“她從醫時間長、醫術高,好像她站到跟前大家就放心了。”

6

佳縣人民醫院兒科現任主任武艷認為,路生梅給佳縣留下的財富,更多是精湛的醫技、為病人著想的情懷和良好的醫德。

“只有香如故”

1999年,路生梅從佳縣人民醫院副院長的崗位上退休,拒絕了北京親人希望她回京安度晚年的建議,拒絕了國內知名醫院高薪聘請的坐診,但沒有拒絕為群眾看病。

她居住的窯洞,既是住所又是診所。家中一套組合衣柜是30多年前手工打制的??活^那方學習和開藥單的小桌子,是前些年鄰居搬家時扔掉她撿回來的。

7

成醫蓮常??匆娐飞芳依飦硗牟∪?ldquo;圪涌圪涌得(指很多),出來了、進去了”。黃河對岸的山西也有許多病人跑到路生梅家來看病。記者在采訪過程中,不時有北京、西安等地家長打電話或發微信問她:“孩子出生34天了,能不能理發”“孩子晚上發燒該買什么藥”……路生梅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是一只拴著線的風箏,無論走到哪,只要病人一拉線我就會回到他們身邊。”

任錦芳老人8歲時患過闌尾炎,經路生梅之手給治好了。在她的記憶里,路大夫“聲音很好聽”。打那時起,任錦芳家人有大病小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路生梅。從父母輩到小外孫,任錦芳一家四代人都找路大夫看過病,“找路大夫咱就感覺放心。”

今年春節前,佳縣人民醫院和佳縣中醫院的負責人多次來找路生梅,要聘她重新工作。“孩子們都說我年齡大了,要好好享福。但轉念一想,還是給人治病當緊啊。就這樣,我還是到這兩家醫院義務坐診來了。”路生梅說。

佳縣許多人說,佳縣縣城一大半的人都找路大夫看過病。僅退休后的20年里,路生梅義診的患者超過5萬人次。

2019年秋,第二批主題教育如火如荼地展開,榆林市委、榆林職業技術學院等40多家部門單位邀請路生梅去講黨課、做報告。前不久,西安大興醫院援助佳縣人民醫院的醫生高春燕把路生梅請到西安,為全院黨員干部上了一堂生動的“初心”課。高春燕說:“一小時四十分的演講,深深感動了大家,路大夫的敬業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記者呼東榮 陳靜仁 通訊員蘇曉暹 圖片來源網絡

本文來源:榆林傳媒中心-榆林網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M5彩票备用网址 19年海南环岛赛赛程 全天pk10第十位计划 十一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指数数据网 3d图库布衣图库好运彩 云南时时彩胆码